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物流百科 > 风险防范

承运人迟延交付货物的法律风险

来源:北京市博融律师事务所    发表时间:2013年09月06日

分享到:

风险解读

根据合同法规定,承运人有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交付货物的义务。货物未能在约定期间或合理期间内在约定地点交付的为迟延交付。迟延交付是一种违约行为,承运人应对由此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但是由于法律没有明确定义迟延交付,也没有明确规定迟延损失的计算方式和承运人迟延损失的赔偿限额,因此承运人一旦迟延交付货物,将面临托运人主张其赔偿延期损失的风险。

法律依据

《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

典型案例

某有限公司诉某快递公司案

原告某有限公司于7月20日上午,电话通知被告某快递公司的经办人员,7月21日需航空快递一份标书文件至也门共和国参加投标。7月20日下午,该经办人员交给原告一份被告公司运单,让原告填写。该运单背面印有“华沙公约及其修改书完全适用于本运单”和“托运人同意本运单背面条款,并委托被告为出口和清关代理”等字样。运单还详细说明填写此运单的12个步骤,但原告仅在运单上填写了托运人及收件人的情况,其余内容均未填写。7月21日上午,被告公司的经办人员至原告处取走托运物标书,并在运单上签字,表示认可收到原告的标书。当日上午10时,被告所属浦东办事处从该经办人员处提取了原告的托运物标书,并在被告收件代表签字栏处签字表示认可、在托运日期栏处填写日期为7月21日。被告收到原告标书后,未在当天及时将托运物标书送往上海虹桥机场报关。7月22日,被告亦未将原告投递的标书报送出境。直至7月23日晚,被告才办理完原告标书出境的手续。该标书于7月27日到达货物运送地点。原告得知标书并未在7月26日投标截止日前运到目的地,遂将标书的全部材料,传真至也门共和国,希望此传真投标文件能被招标方确认,但未被认可。7月27日,原告致函被告,要求查清此事,并予答复。被告回函承认在该标书处理上犯有未严格按收件时间收件(截止时间为16时,而原告标书到被告上海浦东办事处是16时45分)、未仔细检查运单上的货品性质、未问清客户有否限时送到的额外要求等三点错误。为弥补损失,原告于同年12月25日向法院起诉。

原告诉称:因被告经办人的疏忽,致使标书在沪滞留两天,延迟至同月27日下午才到达指定地点,超过了26日投标截止日期, 使原告失去投标机会,蒙受较大经济损失及可能得到的利润。被告辩称:被告与原告未就标书到达目的地的日期有过明确约定;被告为原告快递标书费时六天零五个小时,并未超过国际快件关于中国到也门四至七天的合理运输时间,无延误送事实;标书在沪滞留两天,系原告未按规定注明快件的类别、性质,以致被告无法报关,责任在原告;即使被告延误送达,应予赔偿,也应按《华沙公约》和它的修改书规定的承运人最高责任限额赔偿。

法院裁判

法院认为:被告作为承运人,理应迅速、及时、安全地将原告所需投递的标书送达指定地点。而被告于7月21日上午接受标书后,未按行业惯例将标书于当天送往机场报关,直至同月23日晚才将该标书报关出境,以致标书在沪滞留两天半,被告的行为违背了快件运输迅速及时的宗旨,显系延误行为,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告虽未按被告运单规定的要求,完整地填写运单,但被告作为承运人,未认真审核运单,责任在被告。被告提出的无延误送达之事实及致使快件延期出境的主要原因在于原告运单填写不合适等理由不能成立。但原告未能举证证明被告系故意或漫不经心造成其损失,由于运单上明确规定《华沙公约》及其修改书完全适用其运单,故应视为原、被告双方均接受《华沙公约》及其修改书的调整。被告应按《华沙公约》及其修改书规定的承运人最高责任限额赔偿原告经济损失。据此,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2695.47元。

防范措施

货物运输合同当事人在缔约时应考虑是否约定运输期间。如果托运人没有事先声明运输期限,承运人应按照通常的运输方式在合理期间内将货物送达并交付收货人。在运输合同履行中,如果托运人向承运人提出运输期限,托运人应与承运人协商变更货物运输合同的内容。未经通知承运人的运输期限,承运人可对此不予认可,并继续依据原运输合同履行。

如果托运人缔约时声明运输期限,承运人应充分考虑有关因素确定运输期间,并记载在书面合同和运输单证之中。在约定运输期间时,建议承运人列明可能影响货物运输按期到达的因素,作为如期交付义务的例外。建议承运人明确定义何为“迟延交付”,比如:迟延是以何时限为标准;时限性质是指到达时限、装卸时限还是交付时限;时限还应考虑节假日顺延或时差;何为交付的确切地点、交付对象等。当事人还应约定迟延交付损失的计算方式,起算日期,适用的利率,承运人此时应避免托运人约定将间接损失计入迟延损失。货物运输合同或运输单证中还应记载承运人迟延损失赔偿责任的限额,通常该限额为承运人实际获得运费数额的3-5倍,当事人可以参照此标准约定。

关键词: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北京物流公共信息平台”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作品,版权均属北京物流公共信息平台所有,转载必究。若转载使用,须与北京物流公共信息平台联系,并注明稿件来源和作者信息。

分享到: